人生的第二学龄

  •    2020-06-16
  • 成人穿上蓬蓬纱裙跳芭蕾舞?和大提琴班的同学们一起举办古典音乐发表会?不为父母、不为课业工作,只为自己。没有压力的学习、重拾儿时的记忆是一件多美的事!1.黄慧涓 狂恋大提琴职业:电视节目剪辑师学龄时间:22岁,迄今8年学习心得:成人学大提琴,手指头难免会比较硬,但理解力却比小朋友还快更了解每首乐曲背后的故事与意义。大抵每个小时候学过才艺的人,多半是由父母安排,不然就是看见同侪伙伴在学习,因此吵着也要跟进。「我就是属于后者,看见姐姐在练钢琴,觉得自己也要跟上潮流才行,只是才学两年就停止了,因为实在没兴趣。直到长大后接触到大提琴,听见大提琴低沉柔美的声音,才重新燃起学习的念头。」大笑时眼睛会不由自主瞇成一条线的黄慧涓,外型娇小可爱,十足像个天真的小女孩。拎起大提琴时,却颇有专业架势。「记得八年前刚从学校毕业的第一份工作,正好就在大爱电视台担任幕后执行,因此跟着节目去拍摄一群音乐班小朋友,一拍就是一个多月。不过,别以为音乐班小朋友都很有气质很优雅,他们吵闹起来可是疯狂得很,让旁边的大人很抓狂。但当他们安静坐下来弹奏乐器,当下却又变得好可爱喔。」如此极大的趣味反差,加上格外受到大提琴声吸引,驱使黄慧涓决定报名台湾古典音乐协会所开设的成人音乐班。令她感到幸运的是,她遇见了一个好老师。由于深知一般人听到古典音乐的反应,普遍觉得很难懂、有距离感,更何况是古典乐器。「因此老师在课堂上,一开始反而要求我们不要拚命练习,一天不要练超过半小时。除了担心我们的指法太快定型,很难矫正之外,最重要的是,他觉得成人音乐班,如何诱发学生对古典音乐的学习热情,才是最终目的。享受音乐,比学会高超技巧还重要。所以我们上课有一半的时间,都在聊天聊音乐,还可以藉此认识各行各业的人,大家都上得很开心。」随着课程循序渐进,当自己学会用大提琴,拉出最简单的《小星星》和一首首完整的乐曲。她说,那份进步的成就感与快乐,更是一闪一闪亮晶晶地在心中源源涌现,再也捨不得中断放弃。如今已经进阶到演奏巴哈、贝多芬、圣桑等名家创作曲的黄慧涓,曾经多次于圣诞节在天母的SOGO广场前,跟着同学一起公开演奏大提琴,但她始终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。「有些人是音癡,偏偏我其实是拍盲,我不太会算拍子。而且如果听节拍器拉琴,我反而会不知所措。所以直到现在我都不曾独奏过,我只能跟着老师和团体一起拉。反正一起拉,稍微脱拍,人家也听不出来。」语毕,又是一阵银铃般的爽朗笑声,「这表示不分年龄,人人都可以学大提琴,一点都不难,真的。」还有一点,她补充道,「每当心情不好时,听着大提琴温暖浑厚的声音,更总是能让我瞬间平静下来。」虽不刻意强调这些年来,自己是如何风雨无阻地持续学琴的毅力,但那一根根长茧的手指头,却足以证明大提琴是黄慧涓生命里,最美妙的一页乐章。人生的第二学龄黑白点状长洋装(A|XARMANIEXCHANGE)圆领针织毛衣、琥珀色腰带(BOTHBYSTEPHANEDOUCHANGLEEYUGIN)角型片状金属项鍊、古铜色金属戒环(BOTHBYHOUSEOFHARLOWATTHEJEANSBAR)。2.谢青亲 舞动芭蕾舞出美职业:建筑事务所设计师学龄时间:26岁,迄今2年学习心得:学芭蕾并不会变瘦,但藉由学会控制肌肉,却大大改善我的仪态与肢体线条体力也变得愈来愈好了。《天鹅湖》音乐响起时,努力在镜头前摆出芭蕾舞姿、十足紧绷状态的谢青亲,总算稍微鬆懈下来,闪过一抹微笑。「一个基本的芭蕾舞站姿,看似简单却最不简单。当你站立时,腰要挺直,手、脚和脖子要往上延伸,肚子、背部和筋骨却得往中间缩。要站得漂亮,更得动用到全身的肌肉。因此即使我已经学了两年,现在仍然在学习半蹲、身体延展、如何把脚往前伸…等基本动作,有2/3的时间都在拔杆。一堂课下来,总是练得满头大汗。」儘管如此,这一身汗,却流得痛快淋漓。趁着长年旅居伦敦求学的地利之便,谢青亲返台前,在当地大量吸收观赏不少英国皇家音乐厅的芭蕾舞剧,并深深受到英国编舞家WayneMcGregor的现代芭蕾舞作品吸引,进而爱上芭蕾。而回国后,决心报名成人芭蕾。她说,一开始原因,是想要改善自己的仪态,希望有一天可以不再弯腰驼背,自然呈现出舞者那般的曼妙身段。「很多人都误会了,以为芭蕾舞很难。但芭蕾舞学的,其实是如何控制身体的肌肉,因此会有很多弯曲、跳跃的动作。所以只要你的膝盖没有受伤,任何年纪都可以学芭蕾,千万别自我设限。再说,老师也不可能要求你一定要做出劈腿、拉筋等高难度动作,那反倒容易使人受伤。」还有一部分原因,是想找到纾压的出口。「我在建筑事务所上班,几乎每天都加班到半夜,忙得喘不过气来。可是每个週末早上,再累我都一定要爬起来去练舞。因为当你透过自己的身体创造出一个动作,那种自由度是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的,而非主管老闆的指令,感觉真的好棒,让你觉得人生不再只有工作,活着很充实!」身体的自由,更加解放心灵的自由。「在跳舞之前,我对身体是完全没有信心的。但老师却告诉我们,跳舞时,也要把心情放到跳舞的情境之中,要记得在心底默念:我很美我很美我很美……然后什幺都别想,尽情地去跳吧。所以当我现在看着镜子,不仅愿意欣赏自己有美的一面,慢慢地也找回自信心。」随着话匣子一开,她并主动揭露,「其实在伦敦时,我曾经短暂学过钢管舞。钢管舞和芭蕾舞的原理都是一样的,都要训练肌耐力,所以国外有很多芭蕾舞者后来都跑去跳钢管舞。唯一不同的是,芭蕾要大量用到脚的动作,钢管却必须依赖手的力量支撑。因此当我学到钢管第三级,必须使用臂力倒挂身体时,整个人就完全不行了。动作笨拙的可以,完全都Sexy不起来。」谢青亲认为,学舞就像交朋友一样,合得来就在一起,合不来也不用勉强。而当你勇敢踏出步伐,内心响起的节奏,就叫做「Iambeautiful!」人生的第二学龄粉色连身衣、银灰色腰带(BOTHBYLAPERLA)白色蓬裙(JOYRICH);粉红色透肤丝袜(DEPAREE)羽毛头饰(EVITAPERONI)芭蕾舞鞋(私人提供)。人生的第二学龄3.贾永婕 从每个当下跨步奔跑职业:经营婚纱事业、艺人学龄时间:未间断运动,今年首度参加铁人三项学习心得:要有开放的心胸去接受原本排斥的领域接下来还要挑战富邦半马、报名了明年7月纽约全程三铁,想尽力挑战看看。一个美丽优雅的女艺人,怎幺会想去参加台东之美铁人三项比赛?还夺得第五名的佳绩!贾永婕说,「其实小时候我就喜欢运动,不是挑战极限类的,是游泳、羽球比较自在轻鬆的。我想我性格里有不喜欢被闷在屋子里的一面,记得在英国求学时,连续一个星期冷得要命又下大雪,不太能出门,有点抓狂,我心一横冲出去跑步,跑完觉得好痛快,一扫阴霾。」但从跑步到铁人三项,毕竟在自娱和挑战极限间有很大跨距,「对,铁人三项很髒、不优雅。根本没有办法考虑美不美,我在水里都游到快往生了,只想活下去。」「其实内心世界曾是冲突的,有很多O.S.的,毕竟就一个女生来说,就是会有美女的包袱,担心腿部肌肉跑出小老鼠、线条不好看怎幺办?后来我转念一想,拜託我都几岁了,已经是3个小孩的妈,我想痛快过我的人生,难道我还要把美不美这件事放在人生的第一线吗?」十分支持她的先生帮她报名10月的比赛,找了「疯三铁」的教练,5月开始集训,「暑假时带小孩出国玩,就鬆懈了,先生9月中旬摔车、我照顾他又鬆懈了,真正密集训练是在9月中下旬。这次是半程三铁,游泳750公尺、骑车20公里、跑步5公里,真的累到只求存活,大会报出我第5名,觉得:『怎幺可能!』然后尖叫、超开心,真的快哭出来,但是我忍住了,满脸都是泥巴汗水已经很丑了就不要再哭了。」而贾永婕觉得把运动当成日常习惯是重要的事,「我们一家人平常就一起运动、互相鞭策,因为我和先生都很重视孩子的体育,这是他们的年纪该做的事,课业成绩不比跑步成绩重要,去参加桌球校队还可以培养团队精神。」她在运动竞赛也得到了新的领悟,「就像三铁给我的收穫,都是没想过的。比赛过程出现和自己的对话,可以印证很多人生中的哲理。像我以为我游泳很厉害,结果下到水里想到的是我能活吗?骑车到中途链条脱落,我想的是我若停下来就输给了自己;到跑步时我根本不在乎成绩了,也完全没想到跟别人竞争,我只想着不放弃。这就像人生一样,遇到挫折,天不从人愿的时候,停止抱怨,只能往前冲!」「我之所以能够完成,是因为我对运动怀抱着热忱和兴趣,最重要的是,不要排斥给自己一个不同的路线。世俗观念都认为女孩应该怎幺样、外型应该怎幺样,或许我从中发现叛逆或是大胆的自己,凭着一股傻劲,就去试试看,因为自己是在做一件『好玩的事』!」人生的第二学龄4.李昕恩 用画说话职业:品牌视觉设计学龄时间:30岁,迄今10年学习心得:我喜欢油画厚实的感觉,画画是我心里的寄託,也是我的表达方式和董老师、学画的同学一起分享生活的心得,也是画画时的愉快。初见李昕恩,印象是羞怯、拘谨,试着和她聊油画,像无意间走进一个秘密花园,不易被发现的路径愈走愈见开阔,感受到的是内蕴丰沛的巨大能量。「小学四、五年级我就知道自己喜欢画画,那个年代是尼罗河女儿,家庭很传统,父母管教很严苛,上面有哥哥、姐姐,虽然是老幺但爸爸会觉得画画没出路,只能在美术课开心的画画。」简短、甚至有点零碎的语句,李昕恩像害羞的小动物,慢慢探询表达的方寸。这样的她,在新光三越担任长达十几年的橱窗布置工作,并已达到主管阶层,「我们的TEAM要负责四个馆,只有10个人,我们说自己是美丽的工人,也开玩笑说在这工作会走到和恋人分手的命运,因为休假时间少,为了因应换档的橱窗展示,也只能在闭馆后展开工作,所以我们亲密地像一家人,连结情感的是对于设计的热情。」提到自己所锺爱,李昕恩的话语渐渐流畅,讲到油画,脸上的表情放鬆了,眼神也发亮了。「我心里还是埋了童年时拿起画笔的种籽,就常去富邦基金会、洪健全文教基金会听演讲,后来听到巴东老师的课程,我听得懂,就一直去听,有天听到他说太太在教画,下课后我去问他可以去学吗?我很幸运,就这幺遇见了董小蕙老师,她很有智慧,不是制式教学,从不跟我说画笔的笔触错了、该如何如何,而是顺应我的心性让我发挥,这幺多年来,跟着她学画的费用也从未变过。」每週六的4小时,李昕恩说她再累都很想去画,「画画让我每天卖命的工作有出口,变成我生命的重心。我不出门写生,而是旅行中、路途上拍下的风景,当成素材,我只画我有感觉的东西。」而她的画作内容,常是不起眼的小草,问她是不是反映了自己的内心,她腼腆的笑说,「又被发现了。」「其实我换到鞋业做橱窗陈列工作两个月了,并不是不爱本来的工作,而是想换一个让自己时间变多的工作。为什幺会有这样的刺激,来自于之前参与国泰世华艺术中心的『细感.直观─新生代女艺术家三人联展』,我在展出期间遇到很多陌生人看懂我的画、了解我想表达的内心感受,这是很微妙的呼应,所以我开始想多花一点时间画画。」「也因为之前朋友带姐姐去看我的作品,说要买《夏日漫游系列─惊豔》,因为她的孩子得了脑癌,化疗后病况稳定了,但她想让孩子看到小花小草的生命力,我很高兴自己的画有这样的力量。」表达是一门艺术,让人与世界有所联繫,有人的工具是说话,李昕恩的方法是油画,她说画是心里的寄託,内在束缚的、不敢表达的情感,都可以用画说出来,「当我有在画画的时候,那天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光。」

  • 相关新闻